二三

???
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在你声明买星巴克杯子是你在新东方的室友一手操控,在我把肺腑之言对你剖白后,你又说这种话,会有这种想法。无论是昨天晚上还是今天白天,你表现出的热情跟你内心的想法截然相反,令人莫名其妙。你的行为都只让我觉得你跟我一样把这事放下了,结果并不是这样?
首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表里不一,但我只想说,自始至终做了错事的不是我,我也没撒过任何谎,我问心无愧。你的确是说过自己做的有错,要改,我也明确告诉你,我不希望你为了我改变你的态度或是习惯,这不是假的吧?所以我有强迫你改变吗?我只是说明我为什么有些事没有告诉你有我的原因,不是吗?
其次,我并不是因为在金钱上我有亏损,所以我生气,而是你对这份感情的态度让我心寒。事实明明白白摆在我眼前,我也从没有刻意抹黑。这就是你所谓的恶意的猜忌吗?从一开始对于这个杯子的由来都是你自说自话,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你是被人坑了钱,要让我百分百相信,难道不是很难的事吗?你我已经跨过成年的门槛,有判断事物的标准,有理性思考的能力。口说无凭,一腔对朋友抛头颅撒热血的热情不可能做遮掩视线的珠帘。
我之所以选择让这件事翻篇,就像你我说的明明白白的“翻篇”,是因为我不想让这份友谊就这样陨落。
高三上半学期你去新东方,我相信无论是打电话还是发短信,或是你十二月回来上课的那两个晚自习,我表现出的思念和珍视足以体现我对你的重视,正因如此,我才会在四月知道你一直振振有词说的,你在798买来的225块的杯子是淘宝款且价位不一致时我才会在情感上受到那么大的打击。最近一个月里我一直在想,你在早上抹我给你买的斩男时会不会为你的欺骗良心痛一下。我也是为了昨天下午你表现出的真心挽回才相信我付出的感情是被尊重的。
但是看到你现在这段话,我真的很想知道,昨天你表现出的真诚,你所说的咱俩把一切事都说开,是不是依旧是你对谎言的粉饰?可能你就是把这件事这段友情当儿戏?(可能你又会说我在恶意揣测,但这段话给我的感觉的确如此,你并没有想真正说开,或是真的解决这件荒诞戏,在我毫无保留的态度前,你的的确确是觉得我很不堪,不是吗)
这场闹剧从你质问我“我到底对你造成多大伤害啊”开始,到你发出这段含沙射影的话结束,我希望就此结束,不要再有写着不是真心话的纸条,或是在现实面前显得苍白无力的解释。
既然你觉得我是强迫你,是歹毒的,为什么不从一开始你找我谈话时就说清楚,而是在一个我说过多次已卸载不再用的社交软件里发一段你以为我永远也看不到的话呢?
谢谢你曾经给我的感动和快乐,但是现在的痛苦和压抑我也永生难忘。我希望就此结束,谢谢你。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八司乳酪:

周泽楷的绝对男友: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